吉安市保育院

当前位置:首页>精彩文章
程心乐妈妈:儿子乐乐学朗诵
作者:佚名  来源: 吉安市保育院   更新时间:2015-7-30 11:14:59   访问:48

儿子乐乐今年5岁半,是个不折不扣的小“书虫”。平时只要我和他爸爸稍有空闲,他便会不失时机地软磨硬缠,让我们给他读五花八门的书。看他两个眼睛瞪得溜圆,一副全神贯注、津津有味的样子,读着读着,我们也乐在其中了。去年暑期开始,我试着把乐乐送进了吴江老师的朗诵班,其实我的初衷不过是让儿子学会品尝自己诵读的快乐,仅此而已。没想到儿子很快喜欢上了朗诵,更没想到我们的收获还远远不止这些,这也算是意外的惊喜吧。

收获一:儿子言谈字正腔圆,公众面前落落大方。记得今年四月中旬的一天,乐乐无意间参加了国光超市举行的一次儿童游戏,竟赢得了投掷飞镖比赛的第一名。当他和其他项目的冠军——几个比他大很多的孩子站在前台时,乐乐一点也不怯场。主持人要他表演节目时,无需任何提示,他十分自信地拿起话筒,说:“大家好,我叫程心乐。今天我给大家朗诵一首词,词的名字叫《蝶恋花》,作者柳永。”乐乐声情并茂地朗诵完了这首词后,圆满地补上一句:“我的词朗诵完了,谢谢大家!”见他吐字清晰准确,表演得体,举手投足颇具台风,观众报以热烈的掌声,有的大人还赞不绝口。相比之下,几个大孩子的表现反倒拘谨了许多,这也是我这个做妈妈的颇感自豪的地方。应该说,这是乐乐经过近一年的朗诵训练所带来的最直接的、也是最大的收获了。

收获二:分享儿子朗诵带来的欢乐。如今,每次朗诵课回来,我们成了儿子忠实的观众。古诗词、散文、儿歌、快板、绕口令、故事等,都是朗诵班丰富的题材,儿子把它们逐一搬出,用心表演,常常引得我们开怀大笑。五年多来的育儿艰辛,顷刻之间便烟消云散了。更妙的是,乐乐过去常常要我给他讲解古诗词,像李白的《赠汪伦》、王维的《山居秋瞑》、苏轼的《江城子·十年生死两茫茫》和《念奴娇·赤壁怀古》、李煜的《虞美人·春花秋月何时了》等诗词都是他让我反复讲解过的,如今他倒过来,常给我讲他在朗诵班学过的诗词,比如李白的《山中问答》、苏轼的《浣溪沙·簌簌衣巾落枣花》、晏殊的《浣溪沙·一曲新词酒一杯》、李清照的《声声慢·寻寻觅觅》等等,他一边朗诵诗词,一边逐句地进行讲解。别说,还讲得入情入理、有模有样的。显然他是把老师课堂上讲过的东西搬了过来,并且有了自己的领悟,这是我最感欣慰的,因为乐乐已经品尝到了自己诵读所带来的快乐,我的初衷实现了。

收获三:乐乐的语感得到巩固和加强。大约从2005年底开始,我开始有意识地引导乐乐对语言的运用能力,通过儿子讲述我笔录的形式,将他印象较深的所见所闻记录下来,以后慢慢地演变成了有主题意识的小作文。我对儿子的要求不高,哪怕他在讲述中有一两个字、词、句用得较好,我都会给予赞扬和鼓励。自从上了朗诵班后,儿子学会了朗诵多篇散文,像《小背篓》、《走进春天》、《吹泡泡》、《秋天的请柬》,这些都是短小而结构完整、情境优美的散文,老师的讲解,对乐乐的语感起到了巩固和加强的作用。如今儿子的作文结构逐渐走向完整,词句的运用也比较恰当。如“大树张开了绿色的臂膀欢迎小鸟的归来”是散文《走进春天》中的一句,而乐乐在今年口述的一篇小作文《我和妈妈看春天》里,有这么一句“大树张开了绿色的怀抱迎接我们的到来”,显然这是对前句的灵活运用。

有时候想,孩子其实是一本读不完的书,从婴儿时期的牙牙学语到成年之后的妙笔生花,为文字或歌或狂、或哭或笑,这中间是一个漫长的语言的积累和历练的过程。儿子乐乐学朗诵,不仅给自己带来快乐,也给我们带来了愉悦,就此而言,也就足够了。更何况这是书写人生的一个精彩章节呢?



评论:(未激活和未注册用户评论需审核后才能显示!如需回复,请留下联系方式!)

文明上网,理智发言